http://paper.cnwomen.com.cn/Img/2019/5/pc201905169fe66e3206054c2c8e0feef49b67d4e7.jpg
母亲退休后,那间狭小的厨房,是她待的最多的地方。有她在,厨房每天都会热腾腾地飘出饭菜的香味,有时是香菇炖鸡,有时是海带排
http://e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19-05/16/059731.html

等待处理…

母亲的厨房

2019/5/16

母亲退休后,那间狭小的厨房,是她待的最多的地方。有她在,厨房每天都会热腾腾地飘出饭菜的香味,有时是香菇炖鸡,有时是海带排骨……

■ 张夏

母亲生下弟弟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太好,断断续续住过几次院后,索性办了病退。当时以为她是真心想退休,若干年后才明白,她其实是不舍的。那份工作,是她独立于这个世界的一面旗帜,承载着她的骄傲和自信——不上班了,这面旗帜便永远尘封了。

病退后,母亲的岗位转战到了厨房。厨房是父亲在院子里自己搭的,最初没有把水管扯进去,母亲冲涮刷洗都是在露天的院子里,无论三九还是三伏,下雨还是下雪,母亲都要在院子和厨房之间穿梭忙碌。这一直在我们眼里是稀松平常的事,直到有段时间母亲身体不好,我们轮流顶替了一阵才发觉,这样很不方便,而且,春秋季节尚可,冬夏时节在室外忙碌这些便很难熬,才想到应该在厨房里扯个水管才好。水管终于安进了厨房,对于“工作”环境的提升,母亲高兴了很长一段时间,做饭的积极性更高了,饭菜的花样也多起来,一些拿手好菜,也是这个时期形成的。

母亲喜欢煲粥,煲粥是南方人的说法,我们家都说“熬稀饭”。小米、大米、红豆、绿豆、薏米等等都是可选食材,一种或几种粮食,根据口感和营养进行排列组合,能变换出好几款软糯香甜的“稀饭”。母亲熬稀饭时总喜欢用高压锅——彼时,我一听到高压锅冒着蒸汽发出的呲呲声,就有点害怕,总感觉要爆炸了似的,我捂着耳朵,问妈妈:“你换个锅不行啊?”,母亲却是无惧,说“你懂什么,这样煮的糯,豆子能煮烂”,在那呲呲声中,她像个调度有序的将军,有条不紊地洗菜择菜,或炒或炖,稀饭熬好了,菜也出锅盛碟了,时间掐算得刚刚好。母亲熬的稀饭绵、香、糯,如果不吃主食,我能喝两碗;父亲更喜欢,经常会感慨,在外面吃的那些饭菜,都比不上你老妈的稀饭养人啊!其实我和弟弟都知道这是父亲的策略,因为母亲最听不得人家表扬,一表扬干活的劲头更大了。

母亲喜欢包水饺。水饺分素荤两种,我喜欢吃素三鲜的,父亲和弟弟喜欢吃肉馅儿的,基本每次,母亲都会调两种馅子,自己累点,换来大家都满意。素三鲜的馅子是用鸡蛋皮、木耳和虾仁调制而成,木耳提前泡好,鸡蛋煎成薄薄的金黄泛油的薄饼,细细剁碎,白胖的虾仁挑去虾线洗净用刀背剁成肉粒,然后加上油盐酱香油十三香什么的,调好以后,远远的便能闻到扑鼻的香气,引的肚里的馋虫立马开始往外冒。母亲包水饺基本都是一个人,我在家时,会帮她擀擀皮儿,有时皮薄了或者皮厚了,又或擀成不规则形状了,母亲就会笑话我,这么大的人了,手还这么笨!我便翻着白眼堵她,我哪大了?小着嘞!母亲包的水饺小巧精致,所有的水饺在锅柸上都朝顺时针方向摆放,摆满了,漂亮得像一朵盛开的白莲花。煮水饺时母亲会告诉我,要在锅里加点盐,这样煮出来的水饺不破皮、肉馅饺子要时间长一些,彻底煮熟等等……她说这些时,我经常是充耳不闻的,只是看着锅里翻腾的饺子,默念,快点熟,快点熟……第一碗水饺盛出来,母亲见我在身边,就会给我先夹一个,让尝尝盐味,以确定是否调整馅子的咸淡,每每这时,我就顾不得烫,一口咬上半个,吸溜吸溜地吃起来,一边吃一边点头,母亲就会笑着说我:慢点慢点,小心别烫着!然后根据情况再进行完善。

母亲40多岁退休,之后,那间狭小的厨房,是她待的最多的地方。有她在,厨房每天都会热腾腾地飘出饭菜的香味,有时是香菇炖鸡,有时是海带排骨,又或者是酸辣土豆丝……以前从厨房走过,我总会探头问一声,妈,今天吃什么?

如今,再也没有人回答我了。2016年,母亲突发心脏病,猝然离世,那时仅63岁。冷冰冰的灶台前,再也没有母亲笑吟吟的脸了。

眼泪,决堤。

上篇:勇敢的小婶
下篇:太湖石
分享到

© 2019 中国妇女报
ICP备:京ICP备05037313号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