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paper.cnwomen.com.cn/Img/2020/3/20200326f186f8c3ba1041129619e66832fd2e60.jpg
▲邀请技术专家到田间为村民开展中药材种植培训 ▲指导太和镇农户种植黄精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许真学■ 李伶俐
http://e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20-03/27/068143.html

等待处理…

带动重庆市奉节县7个乡镇9个村发展中药材种植

李春:脱贫之花在库区开放

2020/3/26

▲邀请技术专家到田间为村民开展中药材种植培训

▲指导太和镇农户种植黄精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许真学

■ 李伶俐

“今天我啥事儿都没做,就签了个3000亩的联建协议。”3月15日,重庆市奉节县奉节夔宇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春见到县妇联主席刘芳,先开始了幸福的“吐槽”。这个联建合同,是李春与龙桥乡金龙村村民委员会签订的发展中药材种植协议,村民们负责种植,李春负责技术指导和销售,以“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共同发展。

刘芳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奉节地处长江三峡库区腹心,是渝东北门户,也曾是国家级贫困县,在脱贫攻坚中全县因地制宜鼓励农户发展中药材种植,在奉节县7个乡镇9个村,李春已发展起了4万亩中药材种植。

“2019年咱们奉节县整体脱贫摘帽,她带头发展起的中药材便是带动全县脱贫摘帽的产业之一。”刘芳说。

如今,4万亩中药材之花,正漫山遍野地开在奉节。而对李春来说,几年前的她根本没想过,未来它能成为改变家乡面貌的“脱贫花”。

“爆胎专业户”

今年35岁的李春土生土长在奉节县五马镇,在回乡发展前,她在重庆城区做建材生意,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一次李春陪婆婆看病拿药,在中药房排了近半个小时的队。“中药这么多人需要,我们家乡土地荒着多可惜,我是不是可以回去种中药材?”李春很快就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2012年,她在五马镇天升村流转了1035亩土地,开始种植三年生大黄。

然而真正回到农村,李春才体会到了艰难。她租了一户高山移民户的老旧房子,拉了几张彩胶布巩固房顶,又添置了几张上下床,和工人们一起扎根在了天升山上。“每天早上五点不到就要起床,晚上都不敢平躺着睁眼,就怕房顶上的渣掉到眼睛里。”说起那时的艰辛,李春红了眼眶。

身材瘦小的李春,用自己的话说,在城里提20斤米都要大口喘气。但现在她能搞定一百多斤重的轮胎,熟练地给汽车换上。这样跨越式的进步,是李春开爆了二十来个轮胎锻炼出来的。

种植药材的土地在海拔1600左右的山上,山路路况不好,再加上基地整地挖出了很多新石头,石块边沿比较锋利,李春的车经常被扎破。“第一次爆胎差点吓死我,只能一个人蹲在路边哭,哭完了还得打电话,找离得近的村民来帮忙。”李春说。因为常爆胎,常给村里打电话寻求支援,村民们笑她是“爆胎专业户”。爆胎多了,李春慢慢试着自己换胎,现在已是轻车熟路。

最让她难忘的还有一次下雪天,雪天路滑,车子半挂在了悬崖边上。“我在山上忙完后,天快黑了,打算自己开车回县里。山路很窄,最险处仅能容下一辆车通行。一个转弯处,忽然后轮打滑,整个车子向后倒溜。多亏悬崖边上有一棵枯树挡着,不然我就直接坠崖了。”李春从车上跳下来,看到悬挂在悬崖边的车子,吓得瘫坐在地上,哭了半个小时。

“农村长大的姑娘,不怕苦。”即使如此艰难,李春也没想过放弃。

跑遍大半个中国

2012年至2013年,李春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去云、贵、川等地学习种植技术,学习如何规避经营风险,去粤、桂、冀等地的中药材交易市场寻找销路。“那两年只要是国内有名的基地和市场,基本都去过。”李春说,也是在这两年,她对中药材种植和市场有了全面的掌握,基地产品还未出产,而销售渠道基本衔接上了。

除了要打通中药材的销路,李春还要打通农户门前的土路。

李春的育苗基地在五马镇竹林村,拉肥料到育苗基地需要从一户农户家门前经过。“你们不要走这里,把土路给压烂了,娃娃连个耍的地方都没有。”当李春的农资车走到这家门前,农户说什么也不让过去。

好话说尽不起作用,李春只能找来村干部帮忙协商。她请村干部见证,向这家承诺:“如果压坏了我们给你填平,你再给我点时间,等基地发展起来了,我一定把这条路硬化。”磨破嘴皮子,农户给李春放了行。

“现在我们已经很熟了,他空了会来基地打零工,每月有800来元的收入。”李春说,2015年,五马镇政府争取了21万元资金支持,李春拿出6万元,兑现了硬化公路的承诺。

“亏了算我的”

2016年,基地渐渐成型,这一年五马镇党委书记找到李春,诚恳地希望她能带动三峡村的农户种植中药材。

那时的三峡村,仍是以玉米、红薯、洋芋“三大坨”为主要产业。“书记找到我之前,我真没那样的境界,后来去三峡村一看,农户真的很贫困,我就想试一试。”

让李春没想到的是,自己愿意尝试了,农户却不愿意。“那么年轻的妹儿跑来做土巴,怕就是来搞花胡哨的哟。”对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创业者,农户们特别不信任。“你这苗要成本,栽下去亏了咋办?”也有农户担心亏本。为让农户大胆试种,李春向大家承诺:“亏了算我的,不要你们种苗钱。”

说出这句话,李春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她告诉记者,那时候,她前前后后已将600多万元家底投入了进去,为了支持她发展,母亲还把9万元的养老钱都给了她。“做出这样的承诺,是因为我看好中药材市场,只要有产出,马上就能见收益。”

有了她这句“亏了算我的”,三峡村农户们纷纷参与试种一年生丹参。正如李春所料,第二年就见到了效益。那一年丹参收购价上涨,农户们每亩增收达3000元以上。李春基地的大黄也喜获丰收,多年的投入终于有了回报。

三峡村的成功让周边的农户看到了中药的价值。以相同的模式,一个村一个村的带动,几年时间里,李春已带动奉节县7个乡镇9个村发展起了中药材种植。2020年,李春参与了政府招商引资,将在平安乡建成500亩贝母种植示范基地,计划辐射带动农户种植上万亩贝母。李春还在筹备建立中药深加工厂,成立了重庆蔷薇药业有限公司,将专门拓展出口贸易市场,提升产业价值。

“我在最艰难的时候曾经问我的爱人,如果我亏完了怎么办?他说没关系,亏完了我的工资能养得起你。”李春说,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特别幸福,现在她的产业发展起来了,她希望带动更多家乡人一起创造幸福生活。

上篇:没有了
下篇:朱岩梅:疫情之中重新思考领导力
分享到

© 2019 中国妇女报
ICP备:京ICP备05037313号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