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paper.cnwomen.com.cn/Img/2020/3/20200326605e47bd9d50447fbac3a2bbe4dbf830.jpg
土地综合整治后的嘉善县天凝镇鸟瞰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史玉根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也是农村农业发展的关键要素
http://e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20-03/27/068147.html

等待处理…

通过开展土地综合整治,进一步优化了土地资源,使耕地提质增量;盘出宝贵的建设用地指标,实行“零存整取”,获得了更高的土地出让金收益;农房科学有序集聚,使农民的居住条件和生活质量得到更大提升。浙江省嘉善县围绕土地做文章,探索农村综合改革——

盘活一方地 走活一盘棋

2020/3/26

土地综合整治后的嘉善县天凝镇鸟瞰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史玉根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也是农村农业发展的关键要素。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步伐的不断加快,许多地方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农业农村发展空间被压缩,土地资源减少,人多地少的矛盾以及土地利用效率、资源配置不合理等问题日益突出,严重制约了农业农村的发展。如何拓展乡村发展的有效空间?一些地方就此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实践。

地处长三角核心地区的嘉善县,属于浙江省农村综合改革集成示范区建设试点地区,所辖大云镇被列入国家级农村综合性改革试点试验单位。近年来,该县积极探索农村改革和发展新路径,大力开展全域土地综合治理,实施农房集聚改造,不仅确保了耕地数量,提升了耕地质量,而且盘活了农村土地资源,促进了农业农村发展。

今年春节前夕,嘉善县副县长廖培根应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的邀请,来北京介绍嘉善县农村综合性改革的做法和经验,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前往现场进行了采访。

整治土地,确保耕地提质增量

“近年来,我们加强用地倾斜,通过开展土地综合整治,实现了耕地提质增量,土地资源进一步优化,为乡村发展提供保障……”廖培根介绍说。

嘉善县素来水土资源丰富,享有鱼米之乡美誉,但记者了解到,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推进,当地耕地面积一直呈锐减趋势,农业农村发展空间被压缩。如何平衡城乡发展,加快乡村振兴,成为嘉善县探索的课题。

“保护耕地是我们土地综合整治的生命线。”廖培根介绍说,近年来,嘉善县大力开展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通过土地整理、复耕等措施,守住耕地红线,提升耕地质量,“这项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以大云镇为例,通过土地的全域整治,项目区内的高标准农田增幅达到了180%,耕地的等级质量也得到提升。”

他介绍说,耕地保护和农田整治只是全域土地综合整治的重点工作之一,除此之外,嘉善县还对山水林田湖、草沟渠路进行了全面整治,使农村生态环境和生产条件进一步改善。

从廖培根展示的图片看到,经过整治,原来碎片化农田和零散民居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连片成方的农田、一条条整洁的农村道路、一片片规整的绿地。廖培根说,目前,全域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区已基本形成宜耕则耕、宜林则林、宜居则居的优化结构。

乡村发展不能没有村落。在嘉善县,虽然部分不利土地结构优化且不宜居住的民房在土地综合整治中被拆除,但大部分传统自然村落得以保留,并通过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和美丽乡村建设,变得更加干净整洁、生态宜居,并成为乡村旅游的热点。

“这些保留点是要留住乡愁的区域。”廖培根说,近年,嘉善县重点打造了18个特色自然村落、28个景区村庄、5条乡村风景线,“比如,依托千年古镇西塘,我们将美丽乡村建设点串点成线,实现了全域秀美。”

推进改革,让农民获得更多红利

农村综合改革和土地综合整治涉及农民的利益,如何保护农民的权益,让农民在改革和发展中获得更多红利,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担当和智慧。

“我们按照农民可接受、政府可承受、发展可持续的思路,推进农房科学有序集聚,把最好的地方提供给愿意出来的农民居住,并创造更好的就业条件和增收路径,同时,保持原有的农村产业活跃,让农民放心地在新社区居住。”廖培根介绍。

记者了解到,嘉善县在2017年开始实施农房改造集聚“211”工程,在3年时间内建设公寓房200万平方米,安置农户1万户,实施土地整治1万亩。目前,这一目标已基本完成,建成了姚庄桃源新邨、干窑月半湾小区、大云缪家小区、罗星厍浜新区等一批农村新社区,大批农户实现了新居梦。

“比如,我们在姚庄镇的集聚点建设了学校、医院、商场等,打造了一个商业、文化、体育、卫生、教育一体的人居中心,吸引了2499户1万多人居住。”廖培根介绍说,农民在新社区安居乐业,为土地综合整治的顺利推进创造了条件。

通过实施农房改造集聚工程和土地综合整治,嘉善县的农村农业发展空间得以拓展。廖培根介绍,除了鼓励支持当地农民利用闲置宅基地和农房创业,发展旅游、民宿、农村电商等业态,当地政府还引导村组织和村民采取土地集中流转、土地入股、“飞地抱团”等模式,发展村集体经济,让农户增收获利。

“飞地抱团”是嘉善县近年来采取的一种发展模式,即由多个经济薄弱村以股份合作形式跨区域投资,在经济条件优越的区块联合建立企业园区。记者了解到,目前,嘉善县已有84%行政村参与了“飞地抱团”项目,每年至少可获得投资额10%的保底分红,不仅壮大了村级经济,还增加了农户的收入。

“我们的做法是,政府出政策,集体帮管理,市场来助推。”廖培根介绍,经过土地综合整治,全县的乡村旅游快速发展,年经营总收入超过10亿元,近年还相继打造了巧克力甜蜜小镇、微果创业孵化器、中德生态产业园、拖鞋浜民宿等一批农民共享发展平台,使农民进一步增收。据统计,2019年,当地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7万元。

集中财力,撬动乡村发展

乡村建设需要大笔资金,钱从哪里来,是摆在地方政府面前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嘉善县属于经济发达地区,土地价值较高。近年来,嘉善县通过开展土地综合整治,盘出了宝贵的建设用地指标,并建立了县级土地收储交易平台,将盘出的土地指标纳入平台进行交易,实行“零存整取”,以获得更高的土地出让金收益。

“截至目前,我们的这个平台已累计收储建设用地节余指标1401亩,涉及资金7.3亿元。”廖培根介绍,除了土地节余指标收储交易,嘉善县还建立了土地融资大平台,开展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质押,至2019年年底,已累计质押土地节余指标463亩,涉及资金2.3亿元。

通过平台交易和土地质押获得的收益和资金,反馈到乡村的有多少?廖培根说,近年来,嘉善县坚持“地从乡村出,钱为乡村用”的思路,推进以农哺农,加大了对乡村的投入力度。

他介绍说,从2018年开始,嘉善县调整了土地出让金分配办法,从乡镇的土地出让金净收益部分提取10%,建立乡村振兴专项资金。这笔资金主要用于农业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农村公共服务体系和农村公益性事业建设以及全县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重点项目。“目前已建成的4个农业经济开发区、5条美丽乡村风景线、28个景区村庄等一大批项目,用的都是这笔资金。到2019年年底,我们已经提取使用了3.7亿,2020年将达到10亿。”

记者了解到,除了投入重点乡村建设、发展项目,嘉善县还将振兴专项资金用于鼓励适度规模经营,精准扶持特色产业和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体系,对低收入家庭贷款参与“飞地抱团”项目进行贴息,撬动金融资本参与精准扶贫帮困,等等。

“我们建立了资金监管机制和绩效评估制度,确保专项资金用安全,用到位。”廖培根说,他们还将原有20多个涉农政策进行了优化整合,集中财力办大事,更好地支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撬动乡村发展,加快乡村振兴。

嘉善县保留的特色村庄

上篇:没有了
下篇:见缝插绿 点“绿”乡村
分享到

© 2019 中国妇女报
ICP备:京ICP备05037313号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