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paper.cnwomen.com.cn/Img/2020/6/pc202006294334c78a78bc4b59a312d910676f6497.jpg
阅读提示 新冠肺炎暴发初期,“劝说父母戴口罩”话题引人关注,也使人进一步思考新冠肺炎疫情对家庭代际支持的影响。本文作者基
http://e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20-06/30/070383.html

等待处理…

公共卫生事件风险感知代际差异与家庭信息支持

——以年轻人在新冠肺炎风险感知及家庭信息传导中的关键作用为例

2020/6/29

阅读提示

新冠肺炎暴发初期,“劝说父母戴口罩”话题引人关注,也使人进一步思考新冠肺炎疫情对家庭代际支持的影响。本文作者基于2068份问卷调查发现:新冠肺炎暴发初期,家庭中,青年一代的风险感知水平最高,且在新冠肺炎信息的家庭传导中发挥着关键作用。“数字化”社会,代际之间在信息方面的工具性支持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目前这一领域的研究相对缺乏,需要更多关注。

■ 吴帆 仝秋含

新冠肺炎暴发初期,“劝说父母戴口罩”话题体现出公共卫生危机事件中家庭代际关系的两个方面问题:面对公共卫生危机事件,家庭内部的风险感知是否具有代际差异?年轻一代是否承担了为年长一代提供信息的工具性支持功能?这类支持是否有助于更好地实现家庭保护成员的功能?

信息是现代家庭代际支持的重要内容

对家庭代际支持的衡量通常有三个指标:财务转移(经济支持)、工具性支持和情感联系。其中工具性支持涉及服务提供、信息支持等方面。随着“数字化生活”信息社会的全面到来,代际之间在信息方面的工具性支持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长期以来,有关家庭代际关系在工具性支持领域的研究聚焦于生活照料和日常家务承担上,缺乏对代际之间信息提供及其建议等方面的深入研究。

对公共卫生事件的风险感知是一个充满个人意志的解释过程,既包含个体对风险可能性的主观判断,也包含对风险结果的主观理解,是人们对风险的态度和直觉判断的描述。基于以往的实证研究,是否能获取准确且及时的信息是影响风险感知水平的重要因素。现代信息社会中的年轻人通常拥有更加多元的信息来源渠道,因此具有更高的风险感知能力。在家庭内部,可以通过信息在代际之间的工具性支持功能,实现风险感知的代际传导,更好协助老年人有效地应对风险,进而转化为保护家庭、提升家庭功能的风险应对能力。

年轻人在新冠肺炎信息的家庭传导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为进一步验证在新冠疫情发生时,代际之间是否存在信息从年轻一代向年老一代的传导,以及这一传导发生作用的具体过程,笔者于2020年5月9日至13日运用“问卷星”展开网络调查,最终获取问卷2164份,有效问卷2068份,有效率95.6%。数据结果显示:新冠肺炎暴发初期,年轻人不仅是家庭中较早获取信息的一方,也是将个人掌握信息转化为家庭信息、提升家庭防范风险的主力军,为家庭中的老年人在信息方面提供了有力的工具性支持。具体而言,主要表现为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在新冠肺炎暴发初期,家庭成员中风险感知水平(敏感度)具有年龄差别。青年一代的感知水平最高,年老一代的感知水平最低,具体表现为20岁~29岁青年群体的风险感知水平最高,其次分别是30岁~39岁、40岁~49岁和19岁及以下的各个群体。相对于其他群体,60岁及以上老年人群体的风险感知能力最弱。

第二,最先关注疫情的家庭成员的年龄分布以年轻人为主。最先关注疫情的家庭成员主要集中于20岁~39岁的年轻人群体,其中20岁~29岁组占比32.8%,30岁~39岁组占比30.1%,40岁~49岁组占比21.1%。相对而言,家庭中由青少年和老年人最先关注疫情的比例都比较小,其中,年龄为19岁及以下的青少年家庭成员为5.1%,年龄为60岁及以上的老年家庭成员仅为3.3%。

第三,最先佩戴口罩家庭成员的年龄分布也集中于年轻人。虽然在疫情初期,存在多重因素制约着家庭成员外出是否佩戴口罩。例如,由于物资短缺无法及时购买口罩,或者老年人较少外出。但是,最先佩戴口罩家庭成员的年龄分布仍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家庭成员风险感知的代际差异。数据显示,年轻的家庭成员最先佩戴口罩的情况居多,其中20岁~29岁的群体为33.5%,排序第二的是30岁~39岁的群体,占比28.9%,位于第三位是40岁~49岁年龄组,占比20%。家庭中最先戴口罩的60岁及以上老年人的比例仅为2.5%。此外,在最先佩戴口罩的家庭成员中,19岁及以下的青少年和50岁~59岁的中年人的比例都不高,分别为8.6%和6.5%。

第四,年轻一代承担了新冠肺炎信息家庭传导的主要角色,并基于信息提供的工具性支持强化了家庭的保护功能。数据表明,家庭中的年轻人承担着信息提供的主要角色,分别有36.1%的20岁~29岁的调查对象和31.4%的30岁~39岁的调查对象,是家庭内部最先劝说其他家庭成员防范风险的成员。另一方面,老年人被劝服防范风险的难度比较大。数据显示,60岁及以上的家庭成员(50.9%)属于家庭中最难被劝服的人员,其次是50岁~59岁的调查对象(25.3%)。虽然劝服家庭成员有一定难度,但劝说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其中,“劝说非常有效”的情况占5成以上(55.2%),“有些作用”的比例为30.2%,“一点都没有起到作用”的比例仅为4.0%。

重视信息支持的家庭福利功能

当代社会,信息已经成为家庭福利生产的要素之一。调查显示,在家庭内部风险感知水平存在明显的年龄差别。与老年人相比,年轻人对风险的敏感度更高,风险感知能力更强。同时,年轻一代在新冠肺炎相关信息的家庭传导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年轻一代能发挥作用的主要原因是年轻人对信息的获取更为顺畅、多元,具备更好的信息辨析能力。在信息社会,代际关系的功能不仅表征为情感、照料、经济等,信息传播愈加重要。由于数字鸿沟的限制,年老一代更需要年轻家庭成员解码信息,通过年轻一代获取及时且准确的信息应对风险。因此,在面对诸如新冠肺炎等危机事件时,家庭成员之间的紧密互动和代际联系是个人应对风险的主要途径,信息传播也成为家庭内部福利功能实现的关键环节。

总之,信息获取对一个家庭非常重要,年轻的家庭成员是获取外部信息,并转化为家庭内部信息的主要行动者,需要更多的研究关注这一领域,进一步从信息提供的工具性支持来探讨家庭代际关系的特质和福利功能的实现过程。

(吴帆为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授、博导,仝秋含为该系博士生)

上篇:森俊子:建筑是对话的产物
下篇:没有了
分享到

© 2019 中国妇女报
ICP备:京ICP备05037313号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