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paper.cnwomen.com.cn/Img/2020/7/pc20200731376e8090c39742b3b195977f4e0c3fc3.jpg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 记者 周丽婷□ 李溢春 苏亮 每次无论从家上班还是下班回家,乐乐都喜欢穿着工作时的值乘制服,收拾得
http://e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20-07/31/071244.html

等待处理…

登上驶向小康生活的列车,“乐乐”乐了!

2020/7/31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

记者 周丽婷

□ 李溢春 苏亮

每次无论从家上班还是下班回家,乐乐都喜欢穿着工作时的值乘制服,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完全看不出这是个走出大山才两三年的姑娘。

“穿上这身衣服,我就觉得特自信、特洋气!”笑容绽放在乐乐的脸上,像山桃花甜美醉人。

儿时喜欢坐火车看风景的乐乐,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值守”列车,不仅日日可看山外的风景,而且这列车载着她和家人驶向幸福的小康生活。

乐乐,全名张乐乐,是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南城司乡三义村人。这里地处太行山北端东麓、拒马河中游西侧,群山环抱、沟深地瘠、交通闭塞。

在乐乐的记忆中,村里的人家似乎没什么区别,住的都是土坯房,四处透风。“感觉山里的冬天,特别长也特别冷。”在乐乐的脑里稍有亮色的记忆,是春节里可以坐火车串亲戚。

20世纪50年代修建的京原铁路穿村而过。乐乐的姥姥住在南城司北辛庄村,距离她上车的奇峰塔站只有一站地十几分钟。也就是这短短的十几分钟路程,乐乐总有看不够、坐不够的感觉。

“窗外的风景特别好看,特别是钻山洞、出山洞的时候,车厢内一会儿亮一会儿暗。列车员像警察一样,特别神气……”

火车连着外面的大城市,但是城市是什么样子,直到乐乐结婚也几乎没能走出大山去看看。

常年患病的母亲需要照顾,自己的小家也要操心经营。即使腾出手外出打零工,乐乐也选择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生活艰难得捉襟见肘。

2013年,脱贫攻坚的“战鼓”在乐乐的家乡奏响,深山里的小村开始改变。

毗邻三义村的奇峰塔村,是国铁集团北京局集团公司的定点帮扶村。北京局集团公司以攻坚之勇和绣花之功,不仅对帮扶村实施了“劳动就业”帮扶,同时还扩大范围,对易县贫困地区实施了“劳动就业”帮扶政策。2017年年底的招工招聘中,乐乐经过审核、考试,幸运地成为北京局集团公司石家庄客运段的一名列车乘务员。

“接到赴石家庄客运段岗前培训的通知,很兴奋,很激动,也很忐忑不安。高兴的是,终于能走出大山,到大国企上班了;不安的是,自己能否适应新环境,新工作,新岗位?”乐乐说。

改变,不仅仅是身份的转变,最让乐乐感到欣慰的是,刚刚上班不久,她就凭自己的努力,为母亲添置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母亲虽然常年患病,却是一个极喜欢干净的人”。

改变,也不仅仅是乐乐一个人的改变。在党的精准扶贫战略实施下,加上家人的努力奋斗,不仅住上了四季如春、宽敞明亮的砖瓦房,而且母亲的吃药问题得到根本改观,并且还在去年做了手术。

2018年,乐乐所在的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实现了整体脱贫出列。

“精准扶贫”像一辆载满希望的列车,不仅让乐乐成了家里名副其实的“顶梁柱”,更唤起了她对岗位的珍惜与热爱。

2018年,乐乐值乘由石家庄客运段担当的北京西—重庆间K589/590次列车,这趟列车单程运行就超过30个小时,同时往来还要套跑一次石家庄北与衡水站之间的交路。无论从交路还是时间都是全段比较辛苦的一趟车。

每次出乘,乐乐凌晨5点赶第一辆大巴走2个多小时到最近的火车站搭乘去石家庄的列车,值乘下班后则从北京西站换乘刻着她儿时记忆的小慢车返回奇峰塔村,到家时往往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问乐乐“辛苦吗?”她说:“这点苦不算什么!”

乐乐值乘的这趟列车,乘坐旅客多以外出打工抑或返乡的务工人员比较多,无论平常日子还是节假日,车厢内大包小包。从山里走出来的乐乐,对于这些旅客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对他们的服务特别细致贴心。她把车厢、卫生间、洗漱间刷洗得干干净净,每每忙得不亦乐乎。乐乐说:“这样自己看着舒心,旅客们待着也舒服。”

不怕苦,爱学习。不到两年时间,乐乐值乘的车厢实现“三级跳”,其成长速度之快,比平时客运段培养同样一名软卧乘务员的时间,足足压缩了近一半。

“这份工作来之不易,我从心底特别感激党的扶贫政策,因此,我常常告诉自己要加倍努力!”乐乐说。

每一次出发、回家,家乡的变化乐乐也尽收眼底,山路不再崎岖,山村的夜有了灯光,一个个村庄变得更美了。乐乐和家乡的父老,一起值乘着幸福列车继续向前!

上篇:妇女困难有求必应 妇联工作一呼百应
下篇:青岛“军娃父母学堂”让军嫂有了专属活动阵地
分享到

© 2019 中国妇女报
ICP备:京ICP备05037313号

↑ TOP